0731-8451-2838

版權所有:湖南天濟草堂制藥股份有限公司      備案號:湘ICP備17013628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長沙二分           后臺管理

新聞公告

NEWS

國產PD-1年費可能跌破3萬?天價藥出路在哪?2021醫保談判展望

分類:
行業關注
作者:
來源:
醫藥網
2021/11/03 15:09
瀏覽量
【摘要】:
從國內創新藥企的戰場來看,隨著各家的產品逐漸進入收獲期,競爭的焦點已經正在從適應證布局和臨床研發實力的比較向商業化能力轉移。顯然,醫保談判是商業化實力比拼的一個縮影。

  進入10月末,2021年國談的腳步也愈發的近了。

 

  從國內創新藥企的戰場來看,隨著各家的產品逐漸進入收獲期,競爭的焦點已經正在從適應證布局和臨床研發實力的比較向商業化能力轉移。顯然,醫保談判是商業化實力比拼的一個縮影。

 

  東吳證券預測,本次談判之后信達PD-1年治療費用將降低至3.5萬元左右,更悲觀的預期是3.2萬,較小可能會低于三萬。恒瑞和百濟神州的 PD-1 單抗大概率也會將年治療費用降低至3.5萬元左右以應對競爭。對于四大國產PD-1而言,真的會出現年治療費用降至3萬甚至更低的情形嗎?K、O藥究竟能否在醫保中分一杯羹?

 

  在小分子激酶抑制劑領域,東吳證券預計艾力斯伏美替尼本次降價幅度可能達到75%,年治療費將由41.7萬,降至10萬元左右。諾誠健華奧布替尼的降價幅度可達 50%,年治療費降低由26萬降至 13 萬左右。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家企業均已通過對外授權讓相關產品獲得了收益。

 

  此外,還有那些動輒上百萬治療費用的昂貴天價藥,談判會成功嗎?

 

  01 創新藥醫保談判之外紛紛“賺外快”

 

  PD-1價格戰的槍聲已經響起。

 

  今年無緣醫保談判的第五家和第六家PD-1對外曝光的價格分別為,康方生物/正大天晴4875元/支(100mg),譽衡生物為3300元/支(120mg)。

 

  而東吳證券預計,今年醫保談判之后信達PD-1年治療費將降低至3.5萬元左右,更悲觀的預期是3.2萬,較小可能會低于三萬。恒瑞和百濟神州的 PD-1單抗大概率也會將年治療費用降低至3.5萬元左右以應對競爭。

 

  對于已經進入醫保的PD-1銷售情況,今年上半年,恒瑞PD-1環比下降。而信達達伯舒持續保持銷量和銷售收入的雙重增長(13.9億元禮來口徑)。百濟替雷利珠單抗在華上半年收入為1.24億美元(約8億元),同比增長 148%。而君實半年報披露數據顯示,目前特瑞普利單抗已成功覆蓋全國約 3000家醫院以及超過1500家專業藥房。

 

  業內對于PD-1內卷的討論,甚至超過了對創新藥本身和公司。但是業內還有一種聲音認為,當中國已經有多家生物醫藥企業可以做成功PD-1這件事情,那么也具備了生產、研發其他生物藥的必備技能,表明我國的生物醫藥產業從人、資源、技術本身,實現了歷史性的突破,可以稱之為是一個里程碑事件,也從一定程度上表明,我國的生物醫藥企業,實際上已經跨入了可以和世界上 K/O藥競爭的地步。

 

  盡管賽道擁擠,但是未來將是PD-1 Plus時代,聯合治療將成為PD-1未來發展的重點,屆時比拼的將是各家產品“朋友圈”的實力。另外是不斷的推動PD-1的治療從晚期走向早期,意味著患者獲益以及治愈的可能性會更大,這對于企業的商業化而言,機會也越大。在市場方向上,隨著標準化治療的推進,將逐漸下沉到基層市場。

 

  而對于PD-1價格,在今年6月份君實生物股東會會上流出的信息顯示,即使未來面對集采,PD-1降到1萬/年,作為基石藥物也會有300億的國內市場。

 

  另外在激烈的小分子激酶抑制劑領域,今年參與國談的EGFR TKI包括一代抑制劑??颂婺崂m約談判,三代抑制劑伏美替尼準入談判。

 

  東吳證券預測,一代抑制劑吉非替尼由于仿制藥的沖擊,在大部分地區以及大部分產品,患者自費部分已經不足萬元。加之今年??颂婺岖@批術后輔助治療,市場大幅擴大,為了快速進入術后輔助市場,??颂婺峤祪r幅度或高于普通的續約談判。但今年的談判價格依然會高于吉非替尼,東吳證券給出45%的降價幅度,年治療費用由7萬元降低至4萬左右。

 

  但是近日,廣東集采征求意見稿納入了??颂婺?,這是否意味著貝達的該產品既要參加2021年醫保談判,也要參加集采?面對投資者的疑問,貝達回應稱,公司現正在積極申訴反饋關于征求意見稿的相關問題。

 

  而艾力斯的伏美替尼所面臨的的競爭環境可謂是“前有狼后有虎”。

 

  在艾力斯之前有奧希替尼、阿美替尼,其后有在研的眾多三代四代抑制劑,東吳證券預計其本次降價幅度可能達到 75%,年治療費將由41.7萬,降至10萬元左右。

 

  不過艾力斯已經通過對外授權獲得了收益。今年7月艾力斯與美國ArriVent Biopharma, Inc.就甲磺酸伏美替尼達成海外獨家授權合作協議。通過該項合作,艾力斯將獲得4000萬美元首付款及ArriVent公司的部分股權,可高達7.65億美元的注冊和銷售里程碑付款,以及可高達兩位數的銷售提成。

 

  而諾誠健華的BTK 抑制劑奧布替尼將與艾伯維伊布替尼、百濟神州的澤布替尼同臺競技。其中伊布替尼年費 20萬以上,澤布替尼去年醫保談判后年費降低至7.2萬。東吳證券預計,為了和澤布替尼正面競爭,今年伊布替尼也將會繼續降價,奧布替尼的降價幅度可達 50%,年費降低由26萬降至13萬左右。

 

  與艾力斯一樣,諾誠健華的奧布替尼也已經“賺外快”。在今年7月,諾誠健華和渤健就奧布替尼達成戰略合作。渤健將擁有奧布替尼在多發性硬化領域全球獨家權利,以及除中國(包括香港、澳門和臺灣)以外區域內的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領域的獨家權利。 而諾誠健華則將保留奧布替尼在腫瘤領域的全球獨家權利,以及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在中國(包括香港、澳門和臺灣)的獨家權利。并將在獲得1.25億美元預付款,以及在達到合作約定的開發里程碑、商業里程碑以及銷售里程碑時,有資格獲得至多8.125億美元的潛在臨床開發里程碑和商業里程碑付款。

 

  02 “天價藥”出路在哪?

 

  不同于熱門靶點藥物面臨降價廝殺的情況,定價數十萬元或上百萬元的藥物是否會通過談判進入醫保目錄同樣引入關注。不論業界還是患者,關注的重點無外乎:醫?;鹉軌蜇摀啻蟮闹委煶杀?,以及天價藥企業的降價幅度有多少?

 

  今年6月剛剛獲批的國內首個CAR- T產品復星凱特120萬元/袋的阿基侖賽注射液與曾創下中國藥品銷售記錄的渤健55萬元/支的罕見病用藥諾西那生鈉是被廣泛關注的“天價藥”選手。

 

  作為“活的細胞藥”,CAR-T是一種高度個性化的治療方法,每位患者在接受CAR-T治療前已經接受過各種治療方法,如骨髓移植手術、化療、靶向治療等,所獲得的T細胞的制備和編程也會各異。所以從研發、制備到生產都具有高度專業化的要求,生產成本高、生產過程長、無法形成規范化流程等問題決定了細胞療法不菲的治療價格。

 

  CAR-T療法自上市起就被賦予了高昂的定價,全球已經上市的5款CAR-T藥品的定價均超過30萬美元。

 

  今年6月,復星凱特阿基侖賽注射液成為我國首個批準上市的CAR-T細胞治療產品,根據國家醫保局的公示,阿基侖賽注射液用于治療既往接受二線或以上系統性治療后復發或難治性大B細胞淋巴瘤成人患者,包括彌漫性大B細胞淋巴瘤(DLBCL)非特指型(NOS),原發縱隔大B細胞淋巴瘤(PMBCL)、高級別B細胞淋巴瘤和濾泡性淋巴瘤轉化的DLBCL。

 

  在國內,復發難治的DLBCL患者中位總生存期(OS)僅為5.9個月,且存在相當數量的難治性患者,有效治療選擇較少。同時,目前DLBCL的一二線治療方案為化療,療效有限,約40%的DLBCL患者會復發或難治,目錄內暫無三線治療藥品。阿基侖賽注射液作為CSCO指南推薦的三線用藥,且是6月30日前國內唯一上市的細胞治療藥品,能夠彌補DLBCL臨床治療的缺失。

 

  顯然,一方面,CAR-T細胞療法是目前治療癌癥效果最顯著的療法,但另一方面,國內120萬元一針的“天價”也“勸退”了很多患者。

 

  渤健的諾西那生鈉注射液則更早受到關注。作為曾創下中國藥品銷售記錄的天價罕見藥,諾西那生鈉注射液在去年醫保談判前夕就備受關注?!吨袊币姴♂t療保障城市報告2020》顯示,在6種兒童年治療費用超過百萬的、未納入醫保且無仿制藥可用的罕見病藥品中,諾西那生鈉注射液用于兒童治療的費用以年209萬元居首位。不久前,西安交大二附院開出的一張55萬元的收費票據再次將諾西那生鈉注射液推向了熱搜。

 

  諾西那生鈉注射液于2019年2月在國內獲批,用于治療5q脊髓性肌萎縮癥,推薦劑量為每次12mg (5ml)。診斷后應盡早開始本品治療,于第0天、第14天、第28天、第63天給予4次負荷劑量,此后每4個月給予一次維持劑量。

 

  據悉,脊髓性肌萎縮癥(SMA)是一種嚴重的致殘致死性遺傳疾病,是嬰幼兒死亡的主要遺傳原因,諾西那生鈉注射液是中國首個獲批的5q SMA疾病修正治療藥物,經腰椎穿刺鞘內給藥,直接遞送至中樞神經系統起病部位,可顯著降低患兒死亡風險,維持治療每年僅需三次注射,有利于治療依從性。

 

  不論是阿基侖賽注射液還是諾西那生鈉注射液,國家醫保目錄內均無同類藥品,且這兩款藥品都是真正解決了未被滿足的臨床需求。從這方面來看,這兩款藥進入醫保初審名單,受到醫保局的關注理所應當。

 

  即便如此,反對聲浪依然不減。超高的支付價格是這一類藥品進入醫保的最大阻礙,畢竟醫保支付的基本原則是“廣覆蓋,?;尽?。在國家醫保局公布審查名單時,就針對“天價藥”能否進入目錄做出了解釋:“一些價格較為昂貴的藥品通過了初步形式審查,僅表示經初步審核該藥品符合申報條件,獲得了進入下一個調整環節的資格。這類藥品最終能否進入國家醫保藥品目錄,還要接受包括經濟性等方面的嚴格評審,獨家藥品還要經過價格談判,談判成功的才能進入目錄?!?/span>

 

  業內普遍認為,當前國內醫?;馂?/font>CAR-T這一類高昂的費用買單并不現實。

 

  近日前復星凱特CEO王立群在接受財健道采訪時表示,高昂的成本讓CAR-T產品難以通過現有的醫保談判模式進入醫保目錄,若想提高患者可及性,應該更多的考慮商業保險途徑,比如創新支付、重疾險等。對此,也曾有行業觀點認為,昂貴的創新藥如果能實現醫保、商保、企業三方共付才是將來有效增加患者可及性的良好出路。

 

  參考資料:東吳證券《創新藥國談價格前瞻分析》